下雨天穿雨衣,根本沒注意到佳慧去染頭髮。

 

晨間會議排排站,我看見她染了胡蘿蔔色的頭髮,真是佩服她的勇氣。

 

眾人七嘴八舌問她:幹嘛想不開染這種顏色,好奇怪。

 

妳媽媽沒說什麼嗎?她能接受喔?

 

佳慧說:我的頭髮愛怎麼染,我阿娘沒意見。

 

不孝女,裴姨朝她扔去管理表,罵:身體髮膚受之父母,不可毀壞,沒讀過喔。賭氣,要有限度。

 

佳慧哼了聲,轉頭問我:小魚姊,妳說這顏色好看嗎?

 

她的膚色白晢,搭配這髮色挺好看的。我點頭,不錯看,但,再加句實話,遠遠看好像胡蘿蔔。

 

妳看過圓的胡蘿蔔嗎?主任插嘴:明明就像超大顆南瓜。

 

佳慧對主任翻白眼,推開他,說:小魚姊妳說像胡蘿蔔太客氣了,我媽媽的朋友看見這顏色的頭髮說:阿葉,妳怎生了隻猴子。

 

猴子?這說法也太傷人了。

 

主任笑的鬼里鬼氣:誰看過橘紅色毛髮的猴子?妳看起來比較像紅毛猩猩。

 

佳慧極粗暴的揮過去一拳,主任慘叫:佳慧,妳搞謀殺啊。

 

對妙齡小姐說她看起來像紅毛猩猩,不是討打嗎?被打到黏在牆壁上最好。

全站熱搜

魔女舒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