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0221  

 

小時候,滿長一段時間禮拜天晚上八點,我一定要坐在電視機前,看鳳飛飛主持的「一道彩虹」。

 

我喜歡聽鳳飛飛演唱流水年華,祝你幸福,雁兒在林梢,我是一片雲,一顆紅豆,金盞花。

 

喜歡看她跟張菲,倪敏然,徐風,羅江一起演的逗趣短劇。喜歡看鳳飛飛跟許不了話家常時,許不了變起魔術來。

 

愈坐愈靠近電視,老爹總會喊:離電視遠一點,眼睛不要了呀,離電視遠一點。為了怕看的正精彩時,電視被關掉,進廣告時,就提醒自己,離電視遠一點,離電視遠一點。

 

沒看一道彩虹,整個星期怎能算完整.和同學怎會有共同話題,被老爹唸一下,不要緊.

 

那個家境最富裕,爸爸年年當家長會長,每天都要在我們面前吃一顆日本富士蘋果的女同學,竟然去台北看鳳飛飛的現場錄影。她從上課講到下課,下課講到上課,不停反覆訴說酒店的氣派豪華,演唱歌星身上亮晶晶的長禮服,跟她們拍照時,還能聞見巴黎香水的香味,最重要的是,她有跟鳳飛飛握到手喔。

 

看她講的口沫橫飛,我好嫉妒。回家後繞著在狹窄廚房準備晚餐的媽媽轉,要求也能帶我去台北看鳳飛飛的現場錄影。媽媽揮舞著鍋鏟,不耐煩的說:等妳長大會賺錢就可以去看表演,現在家裡沒錢,看電視就好。

 

那時租住三合院土角厝,冬冷夏熱,我跟弟弟都在飯桌上寫功課,夜裡老鼠在天花板上開舞會狂奔,有時白天也不怕人的在客廳亂跑,偷我們的食物。為了買自己的房子,老爹做兩份工作,總是忙到深夜才下班回家。

 

有陣子老爹的健康不佳,被夜班的老闆辭退,心情很壞,我的拗脾氣講不聽的毛病,挨了多次藤條,後來只要看見老爹沉下臉,我就怕的要命。

 

既然媽媽說家裡沒有錢,這是最現實的狀況,我就認了,夜夜祈禱自己快快長大,好出外工作賺錢。

 

小四那年,家裡有七姊妹的同學雪碧,她媽媽生個小弟弟,滿月那天她們家,不但去廟裡拜拜還還願,也請來歌仔戲班表演酬神,還辦了三天的麻油雞酒,油飯流水席,我們幾個同學也沾光被邀請去她家吃油飯,奶油蛋糕,喝黑松汽水。

 

雪碧問我們要不要聽鳳飛飛的唱片?說到唱片,她在隔壁房間接電話應酬客人的大姊,急忙忙趕過來喝止我們動唱片。說:要聽由她來放,她拿出黑膠唱片放在唱盤上,手指靈巧的下唱針,鳳飛飛好聽的歌聲~~朦朧的街燈靜靜的淌在小雨中…開始在偌大客廳流轉。

 

大姊轉身離開,不忘警告雪碧不許自己放唱片,這張聽完再喊她過來換。不要假會,再讓唱針受傷的話,非扒掉她一層皮不可。

 

我們家只有媽媽每天聽的小電晶體收音機,那是我第一次看見電唱機,黑膠唱片,下唱針放唱片,真是超級土包子。就問雪碧什麼叫唱針受傷?她告訴我唱片歌曲有軌道,唱針要下得準,才能聽到完整歌曲。她前幾天寫功課時,聽楓林小語,手法不夠準,唱針刮傷唱片,大姊心疼的要命。

 

在幾個同學家裡都看過貼滿牆鳳飛飛的海報,好多唱片,大家都說喜歡她帥氣的褲裝打扮,瀟灑的舞蹈,耐聽的歌聲,主持節目時自然的幽默。

 

有時也會在電視週刊,影劇版裡看到她的特別報導在星馬演唱,拍電影,出新唱片,代言家電廣告。然後,嫁給香港富商,息影。

 

我那長大,要去台北看她的現場錄影,成了一個整天掛在嘴邊喊,卻圓不了的夢.

 

偶像歌星年年出現,沒有人能取代鳳飛飛的地位,縱然歌聲動作服裝模仿的再像,她們都只是山寨版,看表演的人會說:喔~學鳳飛飛嘛,根本記不得她們真實才藝。

 

坦白說,小時候我的剪貼簿裡,鄧麗君江玲沈雁金瑞瑤的剪報還多過鳳飛飛,她的CD也只有35演唱會紀念那張。我不是鳳迷,對她的新聞卻總是留心,出新歌會去找來聽。當年她的追夢人是連續劇雪山飛狐的主題曲,我不看戲,歌是每天一定要聽的。

 

多年前鄧麗君離世,多少人感嘆,那甜美歌聲成絕響,世代共同美好記憶缺一角。

 

情人節前一天,晚間頭條新聞—鳳飛飛已在13日離世。驚嚇的只會發出……啊…還沒從惠妮休斯頓的話題回神,竟然…鳳飛飛也從人生舞台謝幕。

 

這幾天看到鳳飛飛的紀念專輯;飛上彩虹,一道彩虹,鸞鳳和鳴,看著記憶裡曾相識的畫面,恍恍惚惚想起小時候禮拜天晚上,和爸媽弟弟坐在小客廳收看鳳飛飛載歌載舞,節目結束時輕點帽沿聽她說:感謝您。跟阿芬一起寫功課,要看她姊姊披被單拿梳子假裝麥克風,唱溫暖的秋天,逼迫我們為她伴舞,不然她就不教我們數學。

 

和同學等公車時,觀賞聯美歌廳鳳飛飛作秀的海報,上課傳閱她去北海道錄專輯的電視週刊,挨化學老師的板擦。參加愛國歌曲比賽,好幾星期不停練唱我是中國人。整個暑期輔導下課,頂著七月豔陽騎腳踏車回家,在離學校一百公尺十字路口等紅燈,一定會聽見冰果室傳來;涼啊涼啊,涼啊涼啊,陣陣涼風吹的我…。每次聯誼結束,必合唱巧合。

 

深夜和媽媽看電視台播懷舊電影秋蓮,怕老爹會來關電視,音量調最低,離螢幕好近,邊注意樓梯處動靜,邊忍著眼淚說:好可憐,好可憐。和那個說我是天下第一難相處的男孩站在唱片行試聽追夢人,心肝寶貝。王大姊喜孜孜給我們看鳳飛飛復出演唱會的門票。

 

好像都是不久前的事,記憶是如此鮮明。可是它們都被春日寒風吹進時間走廊,全部都已過去了。鳳飛飛也隨鄧麗君走入歷史,時間多無情。她們美好歌聲所象徵的美好希望的年代,都成為美好記憶,讓我們追憶。

創作者介紹

舒嫚的部落格

魔女舒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